机械城工程机械门户> 工程机械资讯 > 视野 > 援建雷神山返家后 他在面包车上自我隔离14天

援建雷神山返家后 他在面包车上自我隔离14天

卸掉座位、铺上床,再拉上一根电线,这就是武汉人明红胜的临时“隔离点”——一辆面包车。2月8日从援建雷神山结束后,他坚持要在面包车上自我隔离,吃、住甚至暖瓶上的瓶盖,他都不允许家里人碰,“病毒不可怕,人与人的接触才可怕,我希望最大限度保护我的家人。”

返乡后一周没出门 主动走上雷神山建设一线
明红胜是武汉市李集街道刘先村人,他在江苏开了一家小超市,1月20日,从江苏自驾返回武汉过年。刚到家时,大家对冠状病毒了解不多,村里也很少有人戴口罩。随着媒体的报道,明红胜逐渐发现这个病毒不简单,他开始劝说家里人和朋友们不要出门,做好防范。
“我先是劝我爸妈,今年过年不要出去拜年也别让其他亲戚来我们家。”明红胜告诉江苏青年报记者,一开始他的父母还不以为意,他就反复劝说他们,还通过微信群和朋友圈劝说朋友们尽量不要外出,做好防护,“病毒不可怕,人与人之间的接触才可怕。”明红胜说。
从1月20日返家,明红胜一直待在家里。大年初六,他通过小学同学群得知,武汉雷神山医院在招建设者,几个同学一合计,决定参加援建。明红胜告诉北青报记者,有些同学二三十年都没见了,没想到因为援建雷神山,大家再次聚在一起。
从报名到启程的半天时间里,这个决定在明家引发轩然大波。与其他人不同,明红胜从小身体就不好,曾做过多次心脏手术,至今仍是肺栓塞患者,“我身上刀口叠刀口,医生开玩笑说要再做手术就得给我安个拉链。”明红胜告诉北青报记者。因此,他的父母坚决反对儿子去,除了担心被传染,更担心儿子身体吃不消。
两位老人不断劝说儿子,还让大儿子当说客劝弟弟,但明红胜的哥哥知道,自己这个弟弟一旦做了决定就不会回头。1月31日,明红胜启程出发前往雷神山医院。

怕感冒8天没洗澡 工地上大家默契地不说话
明红胜从来没在工地上干过,到了雷神山工地,他才发现工地环境非常简陋,12个人睡在一间大宿舍里,“农民工是真的不容易”。因为身体原因,明红胜承担较为轻松些的电工工作,跟着师傅走电线、拉光缆。
没想到第一天工作完,他就累得起不来床。在工地,他们每天6点半起床,洗漱后从宿舍步行2.5公里到工地,吃过早饭后7点半开工。中午12点吃饭、休息一个小时,工人们继续工作到下午5点。吃过晚饭,继续开工到晚上10点半,然后步行2.5公里再回到宿舍。
明红胜告诉北青报记者,因为担心感冒,在工地的8天时间,他一直不敢洗澡,“我们每天出一身汗臭烘烘的,也不敢洗”,虽然工作强度大,但是没有人抱怨,为了防范疫情,大家在工地上也很有默契地互相不说话,默默干好自己的工作。
虽然工地条件艰苦,但是防疫措施非常严格。明红胜介绍,每天从宿舍出发到进入工地,要经过三次体温监测,有红外测温也有人工手持测温,测温没有异常的人安全帽上会打一个钩,方能进入工地工作。此外为防止人员大规模聚集,他们都是分批次吃饭,进入食堂前也需要测温。

返家后面包车上自行隔离 一个暖瓶盖也不能接触
2月8日,结束雷神山建设工作,明红胜拿到了指挥部发放的退场证明返家。他告诉北青报记者,从工地到李集街道,一路上有七八个卡口,执勤的交警和工作人员看到他们从雷神山返回,纷纷敬礼,称赞他们是英雄。从来没有人用这两个字形容过他,明红胜特别感动也非常自豪,认为援建雷神山很值。
很多援建者返家后都单独在房间内隔离,但明红胜担心这样还不够安全,还没到家,他就告诉哥哥,把面包车的车座拆了,他要在面包车上隔离。
明红胜的面包车停在家门口的小路上,车前六七米处是他自制的隔离点,方便和家里取用物品,而这个隔离点到他们家房间还有十几米的距离。隔离期间,明红胜要求家里人不准动他用过的任何物品,他坚持用一次性餐具吃饭,妻子给他的暖瓶倒热水时,他也会提前打开瓶盖待妻子倒完水后再自己盖上。
如厕时他也和家里人分开,自己使用多年前家人垒的老厕所,村里有卫生员来收垃圾,他也告诉对方不要动他的垃圾,等隔离结束后他再自行倒垃圾。
面包车隔离,最难受莫过于寒冷了。第一天,明红胜只盖了一床被子,那一夜被冻得几乎没怎么睡着,第二天他把家里的电暖器放在车上,又加了一床被子,这才暖和了些。

视频点击超两千万 不想让家人承担风险
为什么坚持在面包车上隔离?明红胜告诉北青报记者,独自在房间的话空气流通肯定不如在车上,虽然目前身体一切正常,但他不想让家里人承担风险,村里有人要从他的面包车旁边走,他都会告诉对方自己刚从雷神山援建回来,请他们绕远路走,“不怕一万就怕万一。”明红胜说。
哥哥把明红胜在面包车上隔离的生活拍下来发在短视频平台上,短短几天,已有两千多万次的点击量,不少网友为他加油打气,称他是个有责任心的人。
刚到家不久,明红胜就接到过江苏社区工作人员的电话,询问他的身体情况并劝他近期不要返京。明红胜告诉北青报记者,他一定会在家等到武汉市宣布疫情结束、这场仗胜利的那天再回去。明红胜说,他因病曾住过一个多月的院,多次被医生从死亡线上拉回来,因此他更能体会到健康的来之不易,也希望他的家人、朋友都能平安健康。


声明:本文系转载自互联网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立即与机械城网联系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,再次感谢您的阅读与关注。

相关文章
我要评论
表情
欢迎关注我们的公众微信